东乌珠穆沁旗(简称东乌旗)建制 、由来、现状 

主页中文主页东乌旗地图

 

 

为什么我关注东乌珠穆沁旗(简称:东乌旗),因为我在那里插过队,牧民朋友多,近20年我很好奇,为什么东乌旗能保留下完整的Steppe草原? 所以对那里的环境、人文、历史和现状做了对比研究 。
 

东乌旗生态地位十分重要:

  1、东乌珠穆沁旗(简称东乌旗),位于我国内蒙古干旱寒冷草原带, 其前身是乌珠穆沁左翼旗该旗现在有内蒙古唯一完整的草原生态系统--原生草原植被和原住牧民传统文化,是内蒙古草原曾经的身影。

  2、东乌旗原住民群体反抗农耕文化破坏草原生态,从400年前与康熙交恶,直到现在依法抵制内蒙古贪腐官员开垦、破坏、污染、分裂东乌旗草原,保留着内蒙古最后成建制的原生草原,是生态文明的最好教材。

  3、东乌旗面积大于瑞士国土面积,也大于荷兰、比利时、丹麦国土面积,生态位十分重要。

  4、东乌旗已经被定为中国重要生态功能区,内蒙古政府公布了该区域禁止、限制开发清单。

  5、东乌旗牧民驻牧的草原植被种群完好,是内蒙古生态保护和草原生态修复的参照和标准。

 

东乌旗生态区位:


 

东乌旗历史:

 

1636年,乌珠穆沁部落由阿勒泰地区迁入目前驻牧地,乌珠穆沁左翼旗成为内蒙古四十九旗之一,王府遗址在东乌旗乌拉盖河上游,旗敖包在古日奔赛罕。

1691年,乌珠穆沁左翼旗贵族因与满清内地文化不和而“顺附”葛尔丹,康熙在元上都的多罗诺尔(多伦,蒙古语七个湖)会盟内蒙古四十九旗和外蒙古各部贵族,会盟最后一天,捕杀乌珠穆沁左翼旗旗所有参会贵族(该旗老王爷已故)。之后建汇宗寺、手书“汇宗寺碑”多伦会盟“四十八旗”。(见清实录第50卷,多伦历史资料第一辑、第二辑)

1906-1910年,乌珠穆沁左翼旗贵族支持陶克陶胡抗垦反清起义

1940-1945年,乌珠穆沁左翼旗道尔吉王被日本人押至乌珠穆沁右翼旗软禁 。

1945年,道尔吉王回乌珠穆沁左翼旗,乌珠穆沁左翼旗部分牧民随道尔吉王迁至蒙古人民共和国 克鲁伦河附近驻牧。

   至今,留在原址的原乌珠穆沁左翼旗所属九个嘎查牧民仍年年在旗敖包祭祀。

原乌珠穆沁左翼旗地图:

 

1948年,内蒙古组建东部联合旗(原乌珠穆沁左翼旗加上原乌珠穆沁右翼旗一部分以及原浩吉特旗一部分)。

1956年,成立了东乌珠穆沁旗,简称东乌旗,包括了原乌珠穆沁左翼旗:

 

1958年,东乌旗苏木改为15个公社 、公私合营牧场。满都宝力格公私合营牧场 ,由加那带领部分额仁高比牧民向东开辟草场组建,其中17户富裕牧民以牲畜作价成为牧场股东。公方书记是哈木图、副书记兼场长是巴图、另一位副场长 出自额仁高比家庭也叫巴图,私方场长是西瓦(原道尔吉王的秘书)和桑杰加布。
    满都宝力格牧场面积
4717.2平方公里,四至界线从额仁高比苏木边界向东直到宝格达山林场,北界是国境线,南边与乌拉盖苏木 、贺斯格乌拉牧场接壤。满都宝力格牧场与乌拉盖苏木、额仁高比苏木以及贺斯格乌拉牧场,都在东乌旗东部原乌珠穆沁左翼旗草原区范围内游牧。

    东乌珠穆沁旗各个公社及公私合营牧场位置:

 
 

1964年,四清开始,满都宝力格17户牧民股东利息停发。

1966年,文革开始,东乌旗成立了乌拉盖农牧场,由锡林郭勒盟农牧业管理局直接 管理。
    东乌旗官方发布《重新调整各单位草场范围的决定》确定各单位界线,见 (66)东人秘字27号

1967年,11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革委会成立,人民日报、北京日报祝贺,11月16日北京东城区约400名中学生 赴东乌旗满都宝力格、额仁高比、沙麦、呼热图淖尔四个公社和牧场插队,12月东乌旗成立革委会取代了东乌旗政府,开始挖肃、斗牧主。

1968年夏,约1000名北京和其他城市中学生到东乌旗几个公社插队。

1969年,为“防蒙修”,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第六师组建,在东乌旗乌拉盖河上游原王府附近的贺斯格乌拉牧场、哈拉盖图农场一带屯垦戍边,征用了东乌旗的乌拉盖苏木、满都宝力格牧场(改名为六师五十四团)、宝格达山 林场、贺斯格乌拉牧场 (改名为六师五十三团)、白音诺尔苏木、霍林河等地草原、森林约1万5千平方公里的所有人口和牲畜资产全部从东乌旗行政管辖分离,划入到六师建设兵团管理。 约8000名内地城镇中学生(兵团战士)、约千名复员军人和部分现役军人进驻上述地区。
    东乌旗草原被开垦、宝格达山几座山林被
剃光。 
   
东乌旗满都宝力格牧场陶申队抵制挖肃及质疑副统帅的知青被拘捕。

1971年,屯垦上级副统帅北逃,飞机爆炸,摔死在蒙古国成吉思汗市(原名温都尔汗)。

1975年,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撤销。内蒙古兵团六师所占东乌旗土地并未交还东乌旗,而是成立了“乌拉盖农垦分局”,由内蒙古农垦系统接管,继续开垦草原。

1978年,乌拉盖农垦分局在乌拉盖河修水库,侵占草原生态用水。

198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公布。

1984年,锡林郭勒盟将满都宝力格牧场、巴音胡硕镇(今乌拉盖管理区)等地行政管理权力归还东乌珠穆沁旗。

  虽然乌拉盖地区经过了很多行政划分和管理变化,但草场土地管理所有权一直归属于东乌珠穆沁旗。

    贺斯格乌拉牧场三个牧业队牧民抵制农垦系统文化和管理 、反对开垦草原,逃离乌拉盖农垦分局,回到东乌旗重新分配草场驻牧。

1984年,公社变苏木改制,东乌旗政府发布(84)第49号文件,公布并确定了各苏木、嘎查边界和界址。1989年,东乌旗政府 发布第11号文件,再次对1984年49号文件予以确定。

198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草原法》公布,禁止开垦草原。

1987年,我们根据内蒙古公布的资源地图集绘制的农田、沙漠、森林、草原位置示意图:


 

1987年, 《内蒙古自治区地名志锡林郭勒盟分册158页把满都宝力格苏木面积 从4717.2平方公里改为“总面积4142平方公里”、“与贺斯格乌拉牧场交界”篡改了东乌旗政区图


 

1993年,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又一次将巴音胡硕镇地区从东乌旗行政管辖分离,建立了《乌拉盖综合开发区》,开始了非正常的管理继续开垦、出租东乌旗草原。

1996年,《草原法》公布十年,中科院综考会等四个遥感单位查实,乌拉盖开发区(农垦分局)陆续引进锡盟南部二千户农民、招商多家外地单位,违反《草原法》开垦了一百万亩东乌旗草原
 

1998年,乌拉盖水库溃堤,乌拉盖河下游、东乌旗以东30-60公里处,贺日哈达以北,形成约300平方公里水面,原生植被水蚀性死亡。


 

2000年6月,中国国务院17部委联合发布《中国湿地保护行动计划》和《中国重要湿地名录》 ,内蒙古东乌旗乌拉盖河流域的“乌拉盖沼泽区”确定为国家重要湿地第113号,湿地面积为1300平方公里,环保总局网站公布了乌拉盖湿地的GPS定位。  
 

曾经草原根据环保总局公布数据资料和东乌旗官方地图绘制的乌拉盖河、水库及乌拉盖沼泽区湿地位置示意图。红线为乌拉盖开发区:


 

2000年1月15日,锡盟经济局和白洋淀私人造纸厂 (因污染被河北安新县政府关闭)签定租赁合同,承租方租用东乌旗原造纸厂119亩土地(包括厂房),年租金50万,租用15年开办造纸厂。合同附件中,东乌旗政府向承租方承诺“无偿划拨足够的排污及处理的场地”,但是这个造纸厂未做“环境评估”,擅自开工向7户牧民承包的4000亩草场超标排放污水,“没有治污设施,直接污染草原”( 见 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

2000年春,赤峰一家私营矿业公司与东乌旗签定20年合同,违规占用了满都宝力格5户牧民承包的约4000亩草场 开采铁锌多金属矿。

 

2001年,蒙古文版《东乌珠穆沁旗志》由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出版。2013年,汉文版《东乌珠穆沁旗志》由内蒙古文化出版社出版,篡改了东乌旗地图:

 

2001年1月,环保总局谢振华局长在牧民 和知青联名上诉信上批示,要求环保总局监察司过问东乌旗草原被违规占用、污染问题。

2001年中国环境报 人民政协报、华夏时报、经济日报等媒体对东乌旗工业污染问题的报道。

2001年12月12日,东乌旗造纸厂污水坝溃堤,大量污水泄露到草原上,污染了十几户牧民承包的15000亩草场。

2002年3月7日两会,朱镕基总理在人大内蒙古团讲话:内蒙古的经济发展一定要发挥畜牧业得天独厚的优势,发展与畜牧业加工相关连的具备国际水平的现代化加工工业,绝不能笼统地讲发展工业,不能再搞重复建设( 见人民日报、内蒙古日报2002年38日报道,

2002年5月, 本网站策划蒙汉文“农牧民实用法律丛书”第2集出版。请内蒙古人大法工委、中央民族语文翻译局、民族出版社专家编辑、翻译,网友支持,北京民族出版社出版发行,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航天35所莫华先生资助。

2002年6月,本网站知青带领东乌旗牧民到‘自然之友’反映东乌旗造纸厂污染情况, 知青谢小庆联系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做牧民 原告的诉讼代理人,签定代理协议。 中国政法大学“环境问题法律援助中心”赴东乌旗了解满都朝卜楞铁矿案。
    “自然之友”梁从诫先生向国家环保局、并通过全国政协向中央反映草原环境问题。

2002年9月28日,锡盟中院立案庭受理牧民诉东乌旗造纸厂侵权污染案,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担任牧民原告代理人 。

2002年10月,东乌旗旗长办公会决定征用 满都宝力格7584亩(505公顷)基本草场为国有,给朝布楞铁锌矿使用(24号,蒙文)。 满都牧民原告在压力之下同意撤诉。

2002年12月,东乌旗委、政府联合会议,征用恩和吉日嘎拉嘎查10730亩[715公顷]牧民承包草场,改变所有权,归造纸厂使用 ,部分牧民撤诉,达木林扎布等牧民变更诉讼请求,继续上诉。

2003年3月14日,两会期间,央视《今日说法》报道了东乌旗造纸厂污染草原事件,全国人大环资委主任曲格平做点评。

2004年4月,锡盟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达木林扎布等牧民原告胜诉,被告造纸厂主和第三人东乌旗政府赔偿牧民牧民原告二十多万元。 牧民原告不服判决,向锡盟中法递交上诉状给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德恒律师事务所法律援助,6月5日律师到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交纳二审诉讼费2万8千7百元

2004年8月9日,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判定牧民原告胜诉,被告造纸厂主和第三人东乌旗政府赔偿牧民牧民原告三十六万余元。
 

2003年-2004年,内蒙古在乌拉盖开发区内重修水库大坝,截断了国家重要湿地乌拉盖沼泽区湿地的水源--乌拉盖内流河,卖水招商煤化工。  下图截取自锡盟官网:

 

由于乌拉盖河被截断,造成东乌旗草原生态用水枯竭,草原沙化。

   

2004年后,由于截断乌拉盖河,造成流域中游的国家重要湿地“乌拉盖沼泽区湿地”干涸,造成流域中下游东乌旗草原生态恶化:

 

2004年,新华社曝光“内蒙古全国最大开发区毁草原生态 进退两难”

 

2005年,有人篡改2001-2005年中国地图出版社内蒙古自治区地图册(ISBN 7-503102175-0)P35页东乌旗地图,并在网上转让东乌旗满都60万亩集体土地:


2005年,东乌旗满都宝力格的三位离退休干部公布了关于满都宝力格集体土地面积及被侵占的证明(2005年4月10日)

2006年,官方媒体报道 东乌旗满都宝力格苏木《90万亩草原莫名“失踪”》案 原文版面:  


 

 我们绘制了该案示意图及 一些人篡改东乌旗地图的历史和证据:   篡改东乌旗地图案例研究

2006年,内蒙古乌拉盖开发区被撤销,但占用的土地并未交还东乌旗,而是改名为乌拉盖管理区,继续由内蒙古锡盟政府直接管理。

2006年7月2日,内蒙古纪委通知,占用草场的单位和个人务于10月31日前无条件退出

2006年,内蒙古锡盟公然违反我国《义务教育法》关停 了东乌旗十几所苏木小学校事件,至2020年仍未恢复!

2007年开始,科考团队进行了国家重要湿地乌拉盖沼泽区湿地消亡的考察,2009年起,公布了多篇考察论文 。内蒙古在东乌旗东部建乌拉盖管理区和水库,截断了乌拉盖河,造成乌拉盖河流域草原植被负向演替

 
 

2010年,新华社瞭望周刊报道:乌拉盖开发区(管理区)截断乌拉盖河招商煤化工,造成乌拉盖沼泽区湿地消亡、东乌旗草原生态恶化

2012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草原资源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发布,违法开垦20亩基本草原即可入刑。

2013年,官方发布的东乌旗政区图:

 

2015年,央视焦点访谈《湿地正在失去》报道乌拉盖管理区截断乌拉盖河造成东乌旗草原、湿地荒漠化
 

2016年,国务院同意东乌旗等旗县纳入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

东乌旗作为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建制完整和生态区位十分重要。

 

2016年,内蒙古改变国家重要湿地乌拉盖沼泽区位置,到东乌旗设立“自治区级乌拉盖湿地保护区 北区”,抢占满都宝力格和原额仁高比苏木集体土地并关闭牧民旅游合作社。



 

 

事实是:

1975年至今, 东乌旗对境内部分地区,失去了实际管辖权生态被破坏

 

2019年4月,内蒙古锡盟地方官员要分裂东乌旗草原,在东乌旗水源地乌拉盖管理区(原东乌旗贺斯格乌拉牧场驻牧地)另建破坏草原生态功能的农垦县市。 (文件)

2019年5月,东乌旗元登等牧民举报并反对一些官员分裂东乌旗以及水库截河破坏生态问题。

2019年9月,新华社记者报道,东乌旗东部草原仍在被违法开垦,东乌旗被开垦草原空中监控照片:

新华社记者报道,2019年东乌旗东部草原被违法开垦的位置:


 

2019年,东乌旗牧民来电说锡盟有人公开招商开垦东乌旗草原:


 
http://www.nmpx.cn/news.aspx?i=384787

 

 

2020年5月12日,东乌旗牧民和43个嘎查(村)签字盖章举报乌拉盖 管理区管辖权问题以及水库十几年截河导致该河流域中下游东乌旗草原“人造荒漠化”灾难。 嘎查盖章和牧民签字:

2020年5月20日,东乌旗牧民举报信在网上公开。

2020年6月2日,东乌旗呼热图淖尔苏木牧民孟克扎那拍摄乌拉盖河道干涸,导致巨大的乌拉盖沼泽区荒漠化。

详情看小视频

之后,水库终于放水。

2020年6月5日—15日,东乌旗呼热图淖尔、嘎海乐苏木牧民上传短视频,乌拉盖水库已经放水,沿河道的水流已过嘎海乐苏木,向道特淖尔苏木流去。

 

2020年6月10日,牧民拍摄乌拉盖河下游草原荒漠化远未缓解。

十多年来,乌拉盖水库截河造成了流域下游300平方公里的“人造荒漠”—盐碱干湖盆。

估计几年后,河水能慢慢缓解一百多公里外的贺日哈达一带巨大的盐碱干湖盆 地下水干涸状况,慢慢缓解东乌旗草原十几年来因为乌拉盖河上游建坝截河造成的中下游人为荒漠化的生态灾难。


 

2020年6月5日,内蒙锡盟治沙项目没有治理因乌拉盖河上游水库截河造成的下游巨大的人造沙地,却跑到最好的乃林高勒夏牧场去圈地“治沙种草”了,是治沙还是“指鹿为马”去圈地?

乃林高勒夏牧场2020年6月14日拍摄

这是地方一些官员拒不归还满都“90万亩集体土地”还要扩大占地面积!
 

2020年6月15日,乌拉盖河流域以北一百多公里的满都宝力格牧民拍的自家草场,自然、恬静,哪里是贪官说的“林地”“乌拉盖湿地”!!

 

我们呼吁:

1、禁止地方官员插手分割、开垦东乌旗草原,把贺斯格乌拉草原 (乌拉盖管理区)行政权归还东乌旗管辖,才能保护“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四百年乌珠穆沁草原和共生的生态文明!

2、依照“违反主体功能区定位或者突破资源环境生态红线、城镇开发边界,不顾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盲目决策造成严重后果追责规定, 建议对引进外人开垦东乌旗草原、截断东乌旗草原生态用水造成基本草原、国家重要生态功能区生态恶化的 相关人员追究责任。

3、国家重要生态功能区内的那些耗水矿山,合同到期之后不再延期。我国包括内蒙古不缺矿山,但是没有东乌旗尤其是满都宝力格那样唯一的仍有697种原生维管植物的完整生态草原。

 

 

 

 
  以上信息、示意图由本网站编辑、转发,如有不对之处,请来信指正:163art@163.com

Copyright 2020, www.cnstepp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参考:

2004年新华社报道乌拉盖开发区破坏草原生态。

2006年,中国网 《90万亩草原“莫名”失踪》

2010年,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 (2010年5月24日)内蒙古寓言 乌拉盖之死

2015年,中央电视台 焦点访谈《湿地 正在失去》 (2015年6月23日)文字版

2019年,新华社 草原失色”: 三道禁令为何难治科右前旗私开滥垦